缝纫工拿货在家做仙桃长埫口(缝纫工拿货在家做兖州)

那年

我从一个野鸡大学辍学后,先去工地搬了一年砖,后来觉得又苦又累又没前途,于是在乡里的裁缝培训班踩了五天缝纫机,随后就迷之自信的踏上了去往杭州的列车。想在那座繁华的城市做一名光荣的缝纫工

然而丰满的理想终归是抵不过现实的骨感,我现学的那点缝纫技术,远远不能胜任服装厂的工作。

有一次,进厂考试是做一个中山装的上衣口袋,我做了一个小时才把七扭八歪的口袋,毕恭毕敬地递给主管,他瞄了一眼,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就这样找了半个月的工作,处处碰壁。身上的钱很快就所剩无几。

那天我绝望地拉着行李箱,路过舟山东路的一个服装厂。我毫无底气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再试最后一次。

刚巧主管不在,是一个打扮非常洋气的年轻老板娘接待了我。那个老板娘也是个门外汉,不知道要考我什么,就跟我闲聊。

问我以前做过服装没有?我吸取之前每次说没有工作经验都被驱赶的教训。撒谎说自己在家做了三年的服装。并把在家学习裁缝时,听到的一些关于裁缝的笑话当做自己的亲身经历说给她听。

老板娘听了哈哈大笑,我看气氛还不错,就说城里的工业缝纫机我用着不习惯。只要让我在车间适应几天,我保证能成为厂里的骨干。

老板娘信以为真,直接把我安排到了车间,抱了一大堆的碎布让我练习。

那一天我跟工人一起加班到深夜,练习缝纫机,做了100多双鞋垫。

下班前两个小时左右,因为这些天,天天睡桥洞,导致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感觉有些疲惫,我就坐在缝纫机边看着别人做衣服。

旁边有个长得特别漂亮,大概十八岁左右的姑娘看着我。用手勾了勾,示意我过去。

我这刚进厂的员工,看谁都是老大,所以不敢怠慢,快步走到他的身边。那个姑娘说你总是做鞋垫,没什么长进,我教你用锁边机锁边吧。

随后手把手地教我,毕竟我也曾是个大学生,智商在线学得很快。那姑娘看我已经可以轻车熟路了,就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做衣服。

当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实在困得不行。一不小心用锁边机的切刀,把一个半成品的裤子切开一条。

我哎吆一声停住了,那姑娘匆匆赶来。看裤腿切开了一个大口子,愣了一下,然后慌忙地安慰我。

“没事没事,一会儿我换一个完整的切片就好了。”

看她那着急的样子,倒像是她犯错了一样,当时我心里真的非常感动。

那姑娘名叫吴丽,浙江人,是厂里公认的厂花。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跟着工人进入车间。主管热情地把我安排到一条流水线上拼大缝。

但我手脚还是比较生疏,分配下来的工序根本干不完,流水线大家都知道。一道工序堵住后面就会导致窝工。

同组的20多个人怨声载道,都大声抗议表示不要我,场面十分尴尬。

正在我窘迫的时候,那个叫吴丽的姑娘走了过来。

站在我旁边大声地说:“人家刚来技术还不熟练,你们能不能包容一点?都忘了你们当初做学徒时候的日子了吗?”

说完,她把我面前堆积的裁片,全部抱到她的位置。小脸愤怒地开始缝制,动作之快令我瞠目结舌。

也是那天我才知道,一条裤腿的大缝,可以不用停机器的从头缝到尾。

正在惊为天人的看着,车间里突然有个男的嚎了一声:“吴丽你是不是喜欢他?你给我老实交待。”

他嚎这一嗓子让吴丽着急了,她拿着半成品的裤子抽了过去,直接把那个男工打的躲进缝纫机下面。

她回头的那个瞬间,我清楚的看到她满脸通红,甚至连耳朵都红红的,但我那时真的没有心思琢磨这个。

因为我虽然进了厂,但其实已经陷入困境,温饱才能思淫欲。

那时候我买了一袋大米之后,身上一毛钱都没有。已经穷得叮当响了,哪还配有爱情。

那时候厂里午餐打的菜,虽然到发工资的时候才扣钱,但早餐和晚餐厂里却不负责。

每天早上几个同住的室友吃着肥油油的大包子,而我只能坐在床上,听着肚子咕噜噜的响着。

眼不见为净,无奈之下,我只能到厂子外面随便溜达。回来的时候我还摸着肚皮向室友表示,我已经在外面吃撑了。

进厂的那些天,我经常饿得眼睛直冒金花。

有天早晨,我照例出去溜达,回厂的路上,听到后面有人叫我。

“喂,你没吃早饭吧?”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吴丽,她笑盈盈地站在我的身后,

我本想撒谎说我吃过了,但她这句正好戳到了我的软肋,脆弱的眼泪一下子打湿了眼眶。

吴丽把手上的塑料袋递给我说:“我买多了,吃不完,你能帮我吃了吗?”

那塑料袋里有不少小笼包,还有一袋豆浆。我没敢接,生怕我身体一动,眼眶中的眼泪就会掉下来。

吴丽把塑料袋塞进我手里说:“一会儿就凉了,快吃了吧。”

我没抵住诱惑,机械般的拿起包子往嘴里面塞,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但包子真的好香。

快到厂子门口时,吴丽拿出200块钱。塞进我的口袋说:“人都有困难的时候。不够用的话就跟我说一声,我都看你好几天都在外面溜达,没有吃东西了。”

说完,她的脸红红的。

不过也多亏那两百块钱,才帮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困难的一个月。

我也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吃上早餐,还奢侈地买了柔软的草纸,结束了揣着碎布头去上厕所的日子。

平时怕买的大米坚持不到月底发工资,都只敢蒸薄薄的一层,现在也敢蒸满满的一饭盒了。

发工资那天,别人都领了两三千,而我因为是学徒,只发了380。

当我抽出两张还给吴丽时,她笑着说:“你先拿着用吧,我看你每顿都吃一斤多大米,我怕你剩的这点钱不够这个月吃饭。”

我这才知道原来她这么关注我,吓得我以后都只敢蒸半盒米饭了。

【未完待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net/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