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火之触豹女(冥火之触0.65AD 0.25AP)

#青春不一样#"哼,别忘了,我的师傅可是一位大陆上最顶级的炼丹师,而且他的弟子,还都是炼器师,这点事情,还难不倒他。"

陈阳冷笑一声,接着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了吧?"

那人一惊,脸色微变,不过却依旧冷笑道:"你猜呢?如果我说的话,你会相信吗?"

陈阳冷笑道:"我当然会相信了,因为我早就知道你肯定会告诉我的,不过这次我并不会相信,所以,你必须把你的身份告诉我,不然的话,就等待你的将会是死亡,或许你会有幸活到那个时候。"

"你敢威胁我!"对方的语气陡然变化,眼神中满是杀意。

陈阳摇了摇头:"你可千万别把我说的话当做威胁,虽然你现在的境界比我高很多,但是我想,只要我愿意,随便用点手段,也可以解决你。你说我威胁你?你也配!"

那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竟然如此狂妄,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狂妄!我是玄冥宗宗主之子,你现在已经触犯了玄冥宗宗规,你已经是必死无疑!"

"玄冥宗?"

陈阳皱眉,玄冥宗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势力,甚至在大炎帝国中也是非常厉害的势力,而且是一个大宗门。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玄冥宗的少年,冷笑道。

"玄冥宗,确实是一个很强大的宗门。"陈阳点了点头,接着冷笑道:"但是我现在,根本就不惧任何人。"

陈阳说的没错,虽然玄冥宗强大,但陈阳也有底牌,他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玄冥宗能够奈何得了自己。

那人冷笑一声:"我不信!"

陈阳淡然一笑:"不信,随你信不信!"

"那好,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玄冥之怒!"玄冥宗的少年大喝一声,猛然朝着陈阳冲去,同时一掌拍向陈阳的脑袋。

陈阳一抬手,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玄冥少年大惊失色:"你,你竟然敢抓住我的手腕!"

陈阳淡漠道:"放弃挣扎吧,你的实力,远远不如我!"

玄冥少年一惊,立刻释放出强大的力量,试图震断陈阳的手臂。

然而,陈阳的手掌仿佛铁箍一般,玄冥少年使劲全身力量,竟然纹丝不动,反而被陈阳拉扯得往旁边退了几步,他的手腕被拉得通红。

"你,你怎么会有这种力量!"玄冥少年惊恐道。

陈阳淡淡一笑,松开了玄冥少年的手腕,道:"不好意思,刚才用了点力。"

"你……"玄冥少年惊恐地望着陈阳,他从未想到,陈阳居然这么厉害,自己可是玄皇修为的超级强者啊,居然连一招也挡不住陈阳。

玄冥少年知道,陈阳绝对不止一星圣师那么简单,因为他刚刚使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九重神魄期。

陈阳道:"好了,该问的都已经问了,现在我就送你上路吧。"

玄冥少年吓坏了,转身想逃走,但是他发现自己的速度,居然比不过陈阳,只能停留原地。

他眼中露出愤恨之色,吼道:"混蛋,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一咬牙,直奔陈阳攻击过来,这一次他使用了一招玄武拳法,攻击范围非常广阔,可以笼罩周围十米,是个极为厉害的武技,不过,在陈阳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砰。

陈阳的身形突然消失,瞬间来到了玄冥少年的背后,手中一道剑芒闪烁,一剑斩落。

噗嗤。

鲜血飞溅,玄冥少年的身体被斩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顿时引起了整个城墙上一阵骚乱,所有的人都惊骇地看向陈阳,这个男子,居然真的一刀就秒杀了玄冥宗的少年。

"你,你究竟是谁!"

众人心里都充满了惊讶,但更多的是恐慌。

"这个男子太可怕了,他绝对是某个超级势力的公子哥儿!"

"可惜,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家族庇护,否则的话,也不会让这样的公子哥儿前来找我麻烦。"

"唉,希望他快些离开吧,否则的话,我的性命难保。"

众人议论纷纷,但是他们都不知道陈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有办法报官。

他们只能祈祷,祈求陈阳快点离开,不要继续逗留下去,否则的话,他们真的会丧生于此。

玄冥宗的少年,被一刀劈成了两半,而陈阳,也已经获得了玄冥少年的记忆。

玄冥少年,玄阴宗的少主,玄阴魔体,修炼天赋堪称妖孽,已经是玄冥宗的天才了。

在玄阴魔体的修炼速度下,玄阴少主修炼到了五重圣尊巅峰,已经距离突破六重圣君不远了,只要玄阴少主突破,那么他便可以进阶七重圣君。

不过,玄阴少主的修炼速度虽然很快,但却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容易突破。

因为在修炼的过程中,需要的灵石和资源太过庞大,而他,并不可能拥有那么巨大的财富。

所以,玄阴少主只有两条选择。

一条是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而另外一条则是寻求突破圣君之后所需要的宝物,这个宝物,就是修复魂珠。

而且,玄阴少主在突破到圣君的时候,需要吸收魂珠内部的力量,才能够顺利晋升。

这样做,也不知道会浪费多长的时间,如果是平日里,玄阴少主还不会担心这些。

但现在,玄阴宗遭遇了灭顶之灾,玄冥宗的高层全部被杀,玄阴少主也受伤,他的修炼,更加困难了。

而且,因为魂珠的关系,他的身体会变异,所以他的肉体力量和其他修炼者比起来,会弱很多。

这也是玄阴少主为什么会被陈阳一巴掌打败的原因。

玄阴少主被斩成了两半,鲜血染红了城墙,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不过,众人并没有感觉到恐怖。

因为这种事情他们见得多了,而且他们也知道,玄阴宗的这群少爷们,平时嚣张跋扈、欺男霸女,他们的生命,根本就不值钱。

所以,在他们眼里,玄阴宗的少主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你……你杀了我……杀了我……"玄阴少主指着陈阳,脸上满是恐惧的表情。

陈阳瞥了眼玄阴少主:"你不是要杀我吗?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了,你怎么又不敢动手了呢?"

"你不是要杀我吗?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了,你怎么又不敢动手了呢?"陈阳撇嘴道。

"我……"玄阴少主气急,但却无可奈何。

"好了,我已经给你机会了,现在轮到我了。"陈阳取出一颗魂珠,然后捏碎。

魂珠中蕴含了玄阴少主的一切记忆,这也是玄阴少主死亡之前的最后遗言。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玄阴少主疯狂地咆哮道,他想要挣脱束缚,可是,他的身体却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陈阳淡淡道:"你的力量,还差一些火候。不过,我也不介意给你多一点火候,省得你以后还想杀我。"

说完,他把魂珠扔给了玄冥宗的弟子,冷声道:"这些魂珠,都交给你们,你们每人分配五百枚,我就不抢你们的东西了。"

"是!谢谢陈大人赏赐!"玄冥宗的人大喜过望,连忙把魂珠收入储存空间。

他们也没有怀疑,这些魂珠肯定是陈阳抢来的,因为除了陈阳之外,他们根本想不出,还有谁敢杀玄冥少主。

"你,你竟然把玄冥少主杀了,你,你会死的很惨!"一名玄冥宗的弟子,看着陈阳,眼神之中满是仇视之色,对陈阳恶狠狠地威胁道。

陈阳淡然一笑:"我会不会死,就不劳你操心了,我只要你告诉我,这块令牌是谁的。"

听闻陈阳的话,那名玄冥宗的弟子愣住了,一脸茫然道:"这块令牌?什么令牌?"

"别装蒜,把令牌拿出来,否则的话,你们玄冥宗的人,都得死。"陈阳威胁道。

听了陈阳的话,众多玄冥宗的弟子,都是大惊失色,连忙把玄冥令牌拿了出来,递给了陈阳。

陈阳扫了眼玄冥宗的众人,沉声道:"记住,这次的事情,我不想再有人提起,否则的话,你们全都得死!"

"陈大人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敢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众人连忙回答道,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嗯,你们可以滚了。"

陈阳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离开,随即他转头朝着地面上的那些玄冥宗弟子走过去。

玄冥宗的人见状,顿时害怕起来,他们纷纷后退,不断地往后退去,生怕自己被殃及池鱼。

他们都是普通的凡人,根本不是陈阳的对手。

陈阳一步一步地靠近,眼看就要走到那群玄冥宗弟子的面前了。

突然,只见一道光华闪耀而过,紧接着一股强横的气息从天而降,笼罩了整座大殿,将整个大殿都包裹在了其中。

这股强横的力量,直接将玄冥宗的这些弟子压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那股气息笼罩在大殿中,让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感到了莫大的压迫感。

他们抬头朝着空中看去,只见天空之上,悬浮着一名老者,他的实力十分强悍,至少达到了仙帝境界。

"玄冥宗的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违抗陈宫主的命令。"

那名玄冥宗的长老怒喝道,语气之中充斥着愤怒之意。

这名玄冥宗长老的话,顿时把玄冥宗的所有弟子都吓坏了。

他们都跪拜在地上,颤抖道:"玄冥长老,请您原谅,弟子不敢违背玄冥宗的命令啊。"

"哼,你们违背我的命令,那就要付出代价,不管你们的宗门有多么的厉害,在仙帝面前,你们的宗门连蚂蚁都算不上。

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臣服于我的麾下,为我所用;一个就是……我亲手抹杀你们!"

玄冥长老冷声道。

玄冥宗的弟子听了玄冥长老的话,都是一愣。

他们知道,今天,自己必须臣服于陈阳。

可是,臣服于一名仙帝级的强者,那是一件十分屈辱的事情。

"我臣服陈大人!"一名玄冥宗的弟子,突然喊道。

"我也臣服陈大人!"

"我也臣服陈大人!"

……

顿时,剩下的玄冥宗弟子,全都向陈阳低头,愿意归顺陈阳。

"哈哈哈……"

陈阳大笑,眼中闪烁精芒,道:"好,既然如此,你们便先跟着我吧,以后我会好好培养你们。"

"是,陈大人!"

众多玄冥宗的弟子,都恭敬地答应了下来。

"你们都起来吧。"陈阳对那些弟子摆了摆手。

"多谢陈大人。"

那些玄冥宗的弟子,站了起来,对陈阳行礼,恭恭敬敬的模样,仿佛是陈阳的仆人似的。

陈阳把令牌收起,然后把玄冥少主的尸体收进纳戒,便带着玄冥宗的众多弟子离开。

当他走出皇宫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人站在宫门口。

那是一名穿着黑袍的中年人,身材瘦弱,身上散发着邪恶的气息,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

陈阳皱眉问道。

"我是黑龙会的副会长,龙啸天。"中年人道。

陈阳道:"原来是龙啸天副会长,我听闻过你的名字,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来找你,是想与你合作。"

龙啸天盯着陈阳,目光灼灼,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陈阳心头疑惑,问道:"合作?什么意思?"

"呵呵,我听说,你在三日之内灭掉了玄冥宗,而且连玄阴教和天音门都被你干翻,这样的实力,确实够资格和我做一笔买卖。"龙啸天冷笑一声,对陈阳道。

陈阳皱了下眉头:"你想和我合作什么?"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net/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