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兔区爆料温情加戏(晋江文学城兔区周韵)

月色朦胧

文/姜岸城

王小月最终还是出现在了陆子和的家里,王小月不敢不去,陆子和说了是有话要谈,王小月不能不去。陆子和坐在床沿上,王小月在距离陆子和两步远的地方站着。王小月在等待陆子和说话,而陆子和偏偏又不说话。陆子和看着王小月,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回到头,来来回回好几遍。看的王小月心里七上八下的,王小月心里想你都把我扒光看过了,又不是没见过?终于陆子和说话了,陆子和问王小月说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陆子和说话的时候看着王小月,但王小月没看他,王小月低着头,陆子和问完这句话过了许久,王小月还是没说话,王小月摇了摇头。陆子和眉头紧了一下,陆子和又问你是嫌我年龄大?王小月还是没说话,王小月继续摇了摇头。陆子和再问那你是为什么不愿意和我结婚?王小月没回答也没再摇头,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你还是嫌我年龄大,陆子和又回到了自己年龄的问题上来了。思考片刻,王小月再次摇了摇头。王小月的不说话只摇头最终还是把陆子和惹毛了,陆子和站起来再次把王小月摁倒在床上,这一次陆子和显得格外的粗暴,王小月抵抗了几下无济于事,王小月再次被陆子和扒了个精光。没有任何前奏,陆子和直接的比给病人打针还直接,给病人打针还拿酒精棉球来回的擦试一下。开始时还是有些疼,过了一会就好多了。王小月紧张的肌肉也松弛了下来,这一次紧张的反而好像是陆子和了,陆子和动作幅度很大,泄愤似的,似乎是想告诉王小月自己不老,还很有精力。

王小月说要和陆子和结婚,喜莲是不同意的,喜莲说不行说的斩钉截铁。王小月没说话,王小月甚至连声恳求的妈都没叫,王小月用一只手托着后腰慢悠悠的走出了堂屋。这是一个喜莲再熟悉不过的动作了,作为过来人喜莲不可能看不出来,王小月怀孕了,而且月份已经不小,王小月的背影有些倔强,但更多的是历经风雨后的坚毅。喜莲没再说话,喜莲扭转头抹掉了没来得及控制住散落的眼泪。

拖着肚子的婚事,一般都是仓促的,喜莲决定向阳庄这边不办了。选择下来一个日子,喜莲和建峰爹去了一趟县城,大早走的,抹黑就回来了。王小月就这样出嫁了,没有锣鼓喧天,没有鞭炮齐鸣,甚至连祝福的都不多,但是有一个人却是打心眼来祝福的,这个人就是苏志芳,苏志芳在王小月的生活里消失了好几年。这几年里王小月没有苏志芳半点消息,但如今苏志芳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在王小月上卫生间的时候,苏志芳跟了进去,苏志芳说这几年她在市里的一家发廊里瞎混着过日子。苏志芳说怎么过不是个过?我看你就嫁的挺好,他妈的和谁睡不是睡?能有你这份工作再老二十岁换了我我都和他睡。说话间苏志芳的电话响了,苏志芳接起电话说苏姐今天没空,对方不知道又说什么了,苏志芳吼了起来,苏志芳吼着说让你妈陪你睡,说完苏志芳就把电话挂了。

一切又回归到平静,向阳庄人们说这王小月就是不简单,出嫁都不屑的在咱穷乡僻壤里出嫁,嫁的还是个医生,医生才能真正掌握人的生死,比那魏老爷子牛气多了。人们又说喜莲,人们说喜莲呀喜莲,你可能的很,硬把闺女培养出来了,这下都成城里人了。喜莲应付的笑着说这都是她自己的命。是啊!这就是她的命,喜莲心里暗自神伤。也有人问喜莲说咋不见女婿回来?喜莲说医生,一天忙的很。

二零零七年八月,建峰去四川走了的第六天,建峰奶奶坐在门口的石头上走了。王小月赶黑从县城回来吊丧,这是王小月嫁到县城以后第一次回来,向阳庄变化不小,砖房瓦房的盖起来不少。王小月带着四岁的陆燕出现在村口的时候,碰到了些熟人,人们问女婿咋没一起回来?王小月说没回来,忙着给人做手术呢!人们说啊呀这城里人就是忙,更何况还是个医生呢!王小月没接话,趁着朦胧的月色,王小月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完)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net/1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