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泰剧微博怎么看小说,怎么从天府泰剧中搜小说?

摘录于~~天府泰剧字幕组

第14章 上钩

第二天我在Pete就坐上车回去之后才起床,昨晚我他玩游戏玩到了凌晨两三点才睡,Che那家伙也跑到我房间凑热闹,只是他没有再碎碎念要我离职的事情,他看起来好像理解我了,但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理解我了没有,或者只是因为看到我很累了不想再给我添堵吧。而我也和他一样,又是道歉又是跟他发各种各样的誓也只是想让他心情好点而已。

“要不要去打一下篮球啊?Ohm喊我们去。”我们三个下了课就下到下面想找个放学后的活动参加一下。

“不要,明天我有比较长时间的游泳训练,要保留体力。”Tem这个游泳运动员突然摇头说,校运动会游泳项目参赛人员选拔的那天Tem被选为学院代表参赛,因此最近的训练量比平常多了不少,那天我也参加了选拔,没想过要认真地对待选拔比赛,更多只是陪朋友们凑一下热闹而已,因为选上了恐怕我也没有什么时间参加训练。

“嗯,我明天也有足球参赛选手的选拔赛,Porsche你呢?不去参加一下柔道训练让Bean学长开心开心吗?”Jom问我,我要参加柔道的比赛,平常只是时不时训练一下,倒也没见Bean学长说什么,只不过偶尔还是会跟我抱怨一下,主要是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而且我事先有和学长说过的要我参加比赛可以但我无法经常参加训练。

“嗯,明天再去,我想回去睡觉。”我的手还有点痛,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那么大的冲击力,我相信在比赛之前我手臂上的伤应该已经好了,我们三个今天应该不会再去哪儿了,因此Tem叫嚷着要去学校后面的小吃街吃饭。

“一起去后面的小吃街吃饭吧,我饿了。”Tem 那充满希冀的小眼神看着我。

“嗯,我也饿了,你也别急着回去了,先跟我们一起吃个饭再回吧。”Jom立马接过话头制止我道,因为我把钥匙从包里掏了出来。

“陪陪我吧,我一个人怪无聊的,好不好嘛。”我重重地叹了下气,也不知道最近我身边的人都怎么了,一个个都喜欢央求我做这做那的。我不想拒绝Tem,因为他自己一个人住公寓,重要的是最近我陪他的时间很少。

“啊…你好。”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与我错身而过,他转过来看了我一下然后开口打招呼道。

“……”我报以灿烂一笑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昨天刚见过面的人正在朝我们这边走过来。

“这人昨天见过,叫什么名字来着…什么Ve,Ve…”Jom和Tem在我身后小声嘀咕着。

“Vaha.”Tem一副不太确定的样子边回忆边说。

“你好啊,Veha.”然后就听到Jom自信满满地大声和人家打招呼,根本就没有听到Tem说的那句:我也不记得了。

“Vegas,我叫Vegas。”Jom顿时满脸尴尬起来,然后像是自我解围般地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Vegas,对,我就说叫Vegas。”Jom把这锅甩给了正紧皱着眉头的Tem。

“又见面了。”他对着我笑了笑,我扬了扬眉一脸探究地看向他。他一身和昨天一样的大学制服,款式看着不像是我们学校的,而且还居然在我们学院楼前遇到,我越来越确定他不是我们学校的学长或是学弟。

“……”

“我刚好有事来这学院找我的朋友。”估计他见到我没有说话,而Jom和Tem这两个家伙还在我身后互相掐着架,因此他就自顾自地说着来意,他解释说“那你……”他扬了扬眉像是在问我名字那样说。

“Porsche.”我简短地答道。

“Tem,另外这位叫他王八蛋。”Vegas的视线落在了我朋友身上后,Tem立马自我介绍说,Jom在听到Tem那样介绍他之后大声嚷嚷起来。

“Jom,我叫Jom。”Jom立马解释道,Vegas被我朋友那逗趣的话语逗得笑了出来。

“Porsche是这个学院的吗……”Vegas把视线从我朋友身上收回来,再次看向我开口问,我见他一副看起来很友好的样子,而且说话也很客气有礼貌 ,也没有阴阳怪气,因此我回答他说。

“是的。”

“巧了,我刚好迷路了。”Vegas像是松了一口气那样说,因此我反问他说:

“你要去哪里,我给你指下路。”觉得还算是脸熟的人,而且我还差点打了他的人,但他却没有来找我麻烦,我就大发慈悲一下吧。

“叫Beam,大三的,你认识吗?”眼前的人很有礼貌地问,我微微动容,因为还从来没有谁会这么尊敬客气地和我说过话。

“不用用尊称啦,跟称呼平辈一样就可以了……”Vegas再次对着我笑,“Beam学长啊估计在体育馆吧。”沿着这楼旁边一直走,左转就看到了。”我说着然后伸手指了指路线,大三只有一个叫Beam的学长,刚好我也认识。

“这样称呼Beam学长,你读大几啊?”Jom这人最爱八卦,闻言脱口而出问道。

“大二,看我们年纪相仿你们也是读大二吧?”Tem答道然后冲Gas笑了一下,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就走到僻静处接电话去了,我见到没什么事了就转过身去接着和朋友聊去学校后面的哪家餐厅吃饭。

“你们要去哪里啊?”Vegas离开了一小会就返回来找我们了。

“去吃东西。”Tem回答他说。

“我刚好也饿了。”Vegas立马回答说,我一脸不解地看着他,“Beam学长放我鸽子了,说是有训练。”当他说到那个帮我做跆拳道训练的学长还在辛苦地训练的时候,我内心突然感到一阵内疚,现在正是训练任务比较重的时期,而我却翘了训练正准备去吃饭。

“你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人多一点热闹一些。”Tem说,我微微皱着眉看向他,像Kinn那种家世身份出身的小孩也会吃路边摊吗?

“那我也去,Porsche为什么那样看着我呀…”第一句话他问的是Tem,第二句话他转头问我。

“我们只是去一些很普通的小吃店,你确定你吃得下吗?”我扬了下眉毛问他。

“吃啊,我也是个普通人,小吃店的东西我平常也有吃的。”他开心地笑着的同时神色温柔地看着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是Kinn的亲戚,真想给他们验一下DNA,这两人的性情真的是天差地别!

“那走吧,饿!”Jom说完走在我们前面带路,因为懒得找停车位我们把车停在之前的教学楼那里,改乘校内的免费电瓶车。Vegas神色自若地坐着和我朋友聊得热火朝天,时不时转过来问问我,我则礼貌性时而回他一两句时而含笑不语,他总是那么礼貌周到,让我不敢对他有半点的不敬。

“就在脏脏婶店里吃吧,这里的炸猪排好吃,要点吗?”Tem叫服务员拿了四份菜单和点餐纸放在他们面前。

“店名怎么怪怪啊。”Vegas问然后做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

“这是我们自己乱叫的,来自肮脏这个词的缩略简称。”当看到Vegas的神色又一脸不可思议的转为一脸平静的时候,我,Tem和Jom我们三个大笑了起来。

“那真的是脏的吗?”Vegas四处打量了一下店里整体的环境,我跟随着他的视线也四处打量,就看到了一副脏兮兮的画面是正在把抹布放到案板上然后继续用手去抓那些猪肉,我轻笑出声。

“但真的很好吃!”Jom竖起大拇指称赞道,Vegas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着,不敢再看大婶。

“吃吗…”我语速平缓地询问道,他把视线从菜单上收回然后望着我笑。

“吃啊,这或许是大婶这家店的秘密配方呢。”然后他就神色自若地也跟着点了一份,我见他那样内心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整个家族的人并不全是和Kinn一样都是一种德行。还好还有这个家伙与其他人不一样,整个家族相信也就只有他不会跟我们摆谱,像个普通人那样和我们聊天了。哪怕是知道我是他亲戚手下的员工他也没有用过带命令的口吻和我说过话,反而觉得他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朋友那样对待。

吃完饭后我们就分开各自回家了,Vegas给我们展示了他一个富家子弟的财力帮我们把饭钱付了,说是为了答谢我们愿意让他跟着来吃饭而请的客,他真的很教养和礼貌,Jom和Tem对他赞不绝口,我是一个对方如何待我就如何对待他的人,因此我和他俩的看法是一致的。

我又来学校上了一天的课,这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傍晚下课后就去参加了跆拳道的训练,Beam学长看到我出现在体育馆的时候差点趴在地上给我行大礼了,辛苦劳累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然后迎来更加累的一天。

为了能够让自己打起精神面见Tankhun,在见他之前我自己先在内心默默念了好久的佛经。我还没有来得及走进那扇大门,Tankhun的喊声就从楼梯上大声地传来。

“Porsche!你来啦~耶!”他大声地喊着话跑过来用力地抓着我的右手臂,他这一动作使得我的脸因为疼痛而曲扭了,因为他刚刚好抓住了我手臂上的伤口。“抱歉啊!忘了你手臂上有伤了。今天一起出去玩啊,”

“嗯。”我回答道,然后用手抚了一下我手臂上的伤口。

“我们要去哪家店啊?”Tankhun问道同时他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

“嗯……少爷想要去哪里呀?”这么迫不及待你是不打算让我稍微喘口气了对吧?刚刚来到水都没喝一口你就开始使唤我了。

“人妖的店玩腻了,去别的店吧,想要去一些比较好玩的地方玩一下。

“嗯……考山路好吗?”我在脑海里搜刮了一下一个关于集人多又好玩的地方,考山路这个名字首先出现在了脑海里。

“想去想去想去啊,早就听过考山路的名头了,但一直没能去过。”他父亲是把他当成山顶洞人来养了吗?一直像个小孩一样长这么大了现在才开始出去见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

“干什么大呼小叫地,小声点我在聊工作,Kron先生打开会议室的门从里面走出来说,我见到他立马抬起双手向他行礼,他点头回礼,然后转身回去关上门。

“哼哼…第二家族的那帮人!”Tankhun没把他父亲的话听进去一个字,他依旧那么大声地说话甚至比刚才还更加大声,让附近的保镖被他突如其来加大音量的说话声吓到了。

“少爷小声点…”我训斥这个大少爷道。

“porsche…我又是让你做。”Tankhun的音量低了下来,像是有秘密要和我说那样朝我勾勾手指头示意我低头凑到他跟前。

“好的。”我微微朝他凑近了一些。

“今天Vegas和Macao要来我们家里吃饭,你等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把他们控制住。”然后他走到一桌子旁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卷麻绳出来,走到我面前递给我。

“然后你就拿麻绳把他们绑在屋后的那棵芒果树上,等上那么三天再去把他们放了,让他们被太阳晒死晒干。”我皱着眉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他只好再次对我勾勾手指头示意我再靠近一点点,我一脸懵懵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绳子,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你这个智障。

“呃是??”我问道,边盯着他的脸边看了看手里的东西。

“你一定能够做到的,加油!”他根本就不打算给我留一点反问的余地,你大爷的!说完就开心地走回二楼去了,呵!~我这什么命啊,为什么我要来这里做这种智障的事情啊。

我抓绳子跟了上去但是心里并不打算按Tankhun的吩咐去做,因为这个事情不但蠢不可及还很无聊。好好地怎么能把自己的家人抓起来绑着呢,那是人啊,以为像是晒咸鱼那样等到哪天把鱼晒干了再收啊。我到外边点了支烟吸在想办法让Tankhun和那俩小子的关系有所缓和的方法时忍不住叹了几百个气,我踏进这个家的大门还不到十分钟,就给我找了个这么令人头疼的事情让我做,哎,冤孽啊!

“你怎么了?回来啦。”Pete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我抬眼看到他和Vegas俩人站在我旁边手里都夹着烟在吸,我有点奇怪Vegas居然会和我们一样站在这里吸烟。

“嘿,Porsche,你好啊。”Vegas笑着和我打招呼,还是和之前一样友好。

“我先走一步……我先去找一下Kinn少爷。”第一句话Pete转过去和Vegas说同时微微地低了下头,第二句话他走过来凑近我轻轻地说道。

“今天要上班吗?”Vegas问了这么一句后才把烟放到嘴里猛吸一口。

“是的。”我回答他说,然后也抬起手把手里的香烟也放到嘴里吸,同时将手里的麻绳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你要拿那麻绳去干嘛啊?”Vegas指着我旁边的麻绳看了下。

“哦…拿来上吊啊。”我开玩笑般说,说完对着他笑了笑 ,其实心里真的是想这么干来着,真的烦透了Tankhun 这家伙了!

“哈哈,你开玩笑的吧。”他忍着笑然后接着说,“如果Porsche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很难过的。”Vegas厚着脸皮笑着说,我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刚才他的那句话听着怪怪的。

“来干嘛……”一个严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整个人微微顿一下,我那张对着Vegas笑意盎然的脸瞬间变成了烦躁。

“二哥…我来这吸烟。”Vegas笑着和他的亲戚打招呼。我抬眼看向Kinn,看到他还穿着一身校服,和往常一样一脸平静忧郁的神色。

“爸爸叫我来过去吃饭,进去吧。”Kinn手上拿着自己的书包,全程只是盯着Vegas看,连看都没有看向我这边。

“知道了,Porsche…一会儿见,下次路过你们学校我再去找你玩。”Vegas把手里的烟扔进桶里,然后在即将与Kinn擦身而过的瞬间转过来朝我微微一笑,我点头示意知道,为了不想去看那变态的脸我立马转身。

“什么时候和Vegas这么好了…”当我察觉到Kinn这家伙贴上我的背时我后背一阵发麻。

“多管闲事…”我冲着他大声说,然后往前稍微移了几步,让他不那么贴近我的身体。

“跟我说话时要转过脸来…”当他身体跟随着我身体往前移动一直紧贴着我后背时,我气呼呼地闷哼了一声,“还是你怕?”他挑衅似的说,我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看向他。

“不是怕!”因为觉得靠得太近,我微微往外挪动了一下。

“哼,就凭你……”Kinn发誓道,我皱着眉一脸不满地盯着他,看他的样子估计又是来找我茬了,我见状则想要走开,刚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 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一阵疼痛立马从手臂传来。

“啊…!”我立马把我他的手从我的手臂上甩开,他有点被我吓到了。

“我忘了你的手受伤了…”他一脸懊悔地看着我的手臂。

“这辈子我是不是要折在你们家手上了啊,不是你就是Khun,你俩轮流着来抓我手臂。”我生气地说。

“怎么样了?”说着还抓着我的手腕轻轻地把我的衣袖撩起来,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我整个人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再次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真不知道这家伙干嘛老喜欢跑来管我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一脸暴躁地盯着他,烦!烦透了!干嘛老是纠缠我啊!

“二哥…走吧。”Vegas出声叫了Kinn一下,这一声让我和Kinn两人都同时转头看向那个站在我们身旁不远处正笑得一脸灿烂看着我们的人。

“啊,你还没走啊?”

“我看到二哥没有跟上来,所以就走回来找您了。”他对着Kinn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他转过来对着我笑得像朵太阳底下的向日葵花,我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他为我解了围。

“嗯,一起吧。”Kinn在转身离开之前突然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了句,“不要忘了吃药。”我被他突然过于靠近的脸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推开他的肩膀。

“混蛋!”我中气不足地回怼道。他一脸满足似的笑了然后立马走回屋里。

想到自己居然要在这样的家庭当保镖真的是太可怜了,两个儿子脑子都有点问题,放眼整个第二家族的人,目前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只有Vegas是个有礼貌又善良的人,和这家人那两个儿子专横跋扈不一样,而且看久了还蛮舒服的,不会像Kinn那样老是让人不放心,或许我应该去求一下Vegas,让他来帮我赎身,照现在的形势来看或许我们可以结成坚不可摧的盟友。我一边兴奋地想着一边自我嘲笑着。我是真的很想离开这里了,因为现在Tankhun现在正不停地骂着我。

“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抓了绑起来!怎么可以这样放过他们啊!!”责骂声响彻他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少爷,好好的让我怎么把人抓了绑起来啊?他父亲也在,身边也有保镖。”我一脸疲倦地说,你有点脑子好不好。Tankhun,但凡你稍微长点脑子,你定会活得比现在更加开心快乐!

“所以啊,你自己要找机会下手啊,神烦,都没个让人省心的。”Tankhun一脸烦躁地踢着沙发,他的保镖们都低着头安安静静的站着,我抬眼盯着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微微地摇了摇头,我对你的这些行为真的是厌倦了!

“够了,少爷……先去洗澡然后好好地打扮一下我们准备出去玩吧。”我开口说道,因为Tankhun有越骂越起劲的趋势,他总是使劲地折腾和使唤我们,而且大部分都是一些坐在办公桌前就能处理好的文书工作。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发那么大火,不知道第二家族的人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痛恨成这个样子,才会像现在这样越骂越狠。

“如果他下次来,无论如何你要把他们弄哭,不然我就让你哭!”我叹了叹气然后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目送着他一脸不满跺着脚走回他卧室然后又把房间的玻璃门拉得震天响,好几个保镖被这动静给吓到了。

“呵~我真是受够你了。”双手随意地抱着,看向那扇刚刚合上的玻璃门赌气地说道。

“你忍忍吧,每次第二家族的人来少爷都会做出这等毫无理智可言的事情来着的。”Pol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你也是这样强迫你们吗?”我问Pol,Arm和Just哥他们几个同时点点头表示他们都有被强迫做过类似的事情。

“这很平常啦,有时让我们把他抓住绑起来,有时候让我们打他们的头,哎,谁敢真那样做啊。他们每次来都有一整排的保镖随行。”Arm和我一样也是一脸无奈地摇头。

我们都各自回去换一下衣服打扮打扮准备晚上带着Khun出去玩吧,不一会儿我们几个一起坐上了一辆豪华型的面包车,Tankhun一直紧绷着脸看着路,不跟我们打闹也不和我们说话,这样也挺好,至少耳朵可以暂时清静一下了,但是一来到考山路他像是激动难耐那样眼神突然一下子亮了起来,那小脾气早就妥妥地被抛到脑后了。

“介绍一下,想买醉,但想找家特别点的店。”我一脸沉思状,在脑海里努力地搜刮着各种奇见异闻,但目前我遇到的最奇怪的就是你这尊大佛了!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想到了一些他没有喝过酒,所以给他介绍了一家店,一家由于现在还不是太晚而显得有点不太忙的店,这里的音乐风格对于Khun那家伙来说算得上新奇二字,因为他现在的神色开始变得有点激动和兴奋。

“Yadong…”Just哥一个跳跃来到吧台前然后立马点了酒,Tankhun看着那一排十几个口味的Yadong酒(译者注:Yadong酒是用泰国的白酒加上各种药材或是香料等制成的药酒,口味较多,有各种各样的功效,不变的是酒性比较烈,有泰式威士忌之称,是泰国人喜庆时节的必备饮料以及每家每户都会自制的家传秘酒。)来了兴趣,他让店员每样都给他倒了一小杯尝过味道后才点了单。

“少爷你慢点喝。”Pol开口劝道,因为现在Tankhun正一杯接着一杯往嘴里灌,每当喝完一杯酒往嘴里塞一颗腌葡萄的时候脸上是一副被酸到龇牙咧嘴的表情,继而又一脸开心的样子,他脸上的表情随着他喝酒吃腌葡萄的时候如此交替反复呈现在他的脸上。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Tankhun喝醉了站起来跟着音乐节奏摇摆起来,我们只得在他身旁照看着他。

“还有好多家店,少爷感兴趣吗?”我之所以这么问他纯粹就只是为了让现在的气氛变得更加有趣和热闹一些而已,因为这家店尽管已经开始有演出了,但还是现场的人还是不太多。

“走走走,一起去。”Tankhun站在我身后手抓着我两边的肩膀推着我走出了这家店,其他的保镖喝的有点微醺的,脚步虚浮地跟着走了出来,然后在各家酒吧竞相传出的歌声当中在这条路上溜达着,没多久Tankhun的眼睛盯着这条路上那一溜排开的店铺当中最引人注目的那家不动了。Tankhun迫不及待地进了店,那是一家脏辫店,是用把彩色的丝绸和头发编在一起。一进到店里就大喊要编发,他的这个主意来自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刚看到一个男生刚刚走出这家店,满头都是紫色的一排排小辫,Tankhun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不停地猛夸那造型很酷很有型。

“你们要辫个和那个男士一样的发型”我们所有人都迅速地摇头,他立马绷着脸,“如果你们不做那我就砸了这家店!”店主被Tankhun的这句话吓了一跳,然后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们,像是在说好端端地这泼皮干嘛要砸他的店。

“少爷,这发型不够庄重,我们还要工作的。”Just哥赶紧解释说。

“工作的话也是跟着我,有啥好怕的,我想看到你们头上有各种各样的颜色。“Tankhun双手抱胸站着,他那肆意妄为任性的样子让我们同时都叹了叹气。

“少爷不要啊,这看起来有点显老。”Arm声音含糊地说。

“做!如果你们不做那明天就给你们剃光头!”这任性的话语让人听了只想把蛇精病一脚踹飞。最终在Takhun的坚持下他们只好不情不愿地编了发,而我找了个借口说是学校里边不允许学生做这种类型的发型才得以逃脱,Arm和Pol因此对我羡慕不已。但是造型这种事情真的是因人而异,当他们都编完后我差点忍不住当面大笑出来。Arm编的是绿色,Pol编的是黄色,就连Just哥也编了红色的,真的很同情Just哥这个有老婆有孩子的人,要是他的老婆孩子见到了他的这个造型不知道是什么反应以及会给Just哥带来多大的心理阴影。至于Tankhun则编了个彩虹色的,有很多颜色混在一起。我们这一大帮人就顶着这样的头成群结队地走着,路上的行人看到我们那滑稽的造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像是一帮混混顶着同一种发型招摇过市。呵!真的很同情你们。

接着我带着他们去了一家有泰国人又有外国人去的酒吧,点了桶装酒给他们尝尝,这一次绝对能把Tankhun这家伙灌醉,尽管Tankhun逼着我干了一杯又一杯,但我还是尽量保持着清醒,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刚刚开始学会喝酒虎头虎脑的初中生。靠!真麻烦,我看了下感觉没什么可让人担心的,就牵起了一个在我旁边跳舞为了引起我注意一会儿戳我一会儿又轻推我连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女生走了出去,我觉得那女生的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 身材比例也很好,加上最近我都没有释放过,因此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我把女生推进了男洗手间的一个间隔内然后把隔间的门闩紧紧地扣上,虽然这里很多人进出,但是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的,因为现在洗手间里肯定都在做着同一种运动。在这样的场合,只有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也就只能赶紧做然后像平常那样赶紧完事……

翻译:半夏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net/13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