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非典后遗症(2008年非典是怎么结束的)

这篇文章大部分都是引用芋头微波在新冠疫情开始之初写的《关于新冠肺炎的有趣信息时间轴》里的内容。其中删减了一些博主的观点,只讲有据可循的事实内容。大家可以自己思考。

2003年

同为冠状病毒非典SARS肆虐我国,因为中后期广东中医的介入,让疫情大大缓解,于是在中西医并重的广东医生及各地中医支援各地下,最终消灭了非典SARS。

该疫情各地区病死率[1]:

台 湾 27% (中国最抵制中医的地方)

香 港 17% (回归前抵制中医非常厉害,非典时其死亡率太高,不得不借调广州几名中医支援才得以控制)

加拿大 16% (纯西医治疗)

新加坡 14% (纯西医治疗)
内蒙古 14% (中西医资源都缺乏地区)

北 京 13% (后期才有中西医并重的广东医生支援)

河 北 9% (同上)

越 南 8% (纯西医治疗,但发生迟,有准备,借鉴中国经验,所以不合理用西药致死甚少

全球平均 7% (病死率 =死亡人数 /(死亡人数+痊愈人数 )× 100 %)

广 东 4% 最早爆发疫情早期疫情最为严峻,也是因吴副总理批示而最早让中医介入治疗的地区,也是拉低中国大陆病死率,乃至全球病死率的关键所在)

非典用药激素后遗症股骨头坏死)[2][3][4]: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0%

广东 2.4%

他地 30%

如果没有吴副总理的正确批示,如果没有中医,没有中西医精诚合作,以上数字,在明显有“针对”华人的种族差异性的非典SARS面前,恐怕只会更为惨烈,后果不堪设想!

2004年

非典SARS只有零星案例,并未引发疫情。

从此之后,近16年来,曾走了大半个地球的非典SARS未再发生一例!

一种流行世界的传染病,竟然可以突然莫名其妙消失,这违背人类几千年流行传染病的规律。一种流行世界的传染病,竟然可以带有感染者、死亡者绝大多数都是华人的种群差异特性。

同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题为《从“非典”中学习》的报告。科学家们计算出2003年“非典”在全球造成的经济损失接近400亿美元,这个数字远远超过治疗患者的医疗费用。

2012~2016年

徐德忠、谭雅慧、朱静媛、孙慧敏等人从流行病学临床医学、分子病毒学、系统发育学等角度入手深入研究,罗列多种学术证据,论证非典SARS病毒存在逆向/返祖进化现象,提出自然界不存在非典SARS病毒的直接祖先和贮存宿主,故其流行后随即在动物界和人群中消失,并指出非典SARS病毒是人为基因改造产生[5][6][7][8][9][10][11][12]。

徐德忠教授更是在2015年,写出证据确凿,内容详实的学术专著——《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其中更详尽指出非典SARS在广东流行地区分布异常、实验室感染临床类型反常、2003年与2004年临床类型反常、病毒逆向进化等等异常不合理之处。甚至还公开了拿出证据质难驳斥国际顶级《自然》杂志关于“中华菊头蝠非典病毒(SARS-CoV)的贮存宿主”一文违背学科常识的错误学术观点的信件[13]。

*徐德忠 卫生部非典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全国非典防治工作先进个人、军队流行病学学术带头人、中华临床流行病学会副主任委员、全军军队流行病学专业委员会顾问、国际临床流行病学工作网CEU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理事、中华流行病学学会委员……2003年参与国家和军队“非典”的防控,正确分析、预测了我国我军的流行趋势,受到军委首长和卫生部领导高度评价

插曲:

  • 世界知名冠状病毒专家,美国顶级微生物学家凯瑟琳·霍姆斯博士早在2003年5月发表文章就提示非典SARS病毒的起源问题:“SARS冠状病毒既不是任何已知冠状病毒的突变体,也不是重组体……以某种方式获得了感染人类的能力”[14]。

又于全球最后一例病案后,在没有国际间广泛现场调查及实验室研究下,不可思议地首次提出“世界上不可能再次发生如两年前那样SARS爆发……这种在人类中快速传播的病毒株可能仅仅存在于实验室”[15]。

更有趣的插曲还在这里: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70828946292797

从时间线以及这些插曲中你可以明确的感受到,所谓的疫情并非自然的产物;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引用

[1]杨俊峰.也谈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病死率.《中国卫生统计》2003年第03期

[2]羊城晚报:感染非典医护者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3_02/25/22464687_0.shtml

[3]南方日报:钟南山回顾非典十年 http://health.sohu.com/20130322/n369885183.shtml

[4]深圳特区报:非典答疑?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3/05/22743567_0.shtml

[5]谭雅慧, et al. "SARS-CoV中性突变速率和有根系统发育树再研究及其起源的新思考."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16.10(2012):860-862.

[6]谭雅慧. 应用分子进化技术对SARS CoV非自然起源之初步研究[D]. 第四军医大学, 2013.

[7]于晓寒, et al. "京、港、台和新加坡SARS流行室模型的新分析和群体防控度的提出与思考." 中国卫生统计 2(2013):192-195.

[8]徐德忠, et al. "SARS CoV非自然起源." 医学争鸣 04(2013):16-19.

[9]徐德忠, 孙慧敏, and 谭雅慧. "现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非典病毒." 医学争鸣 01(2013):32-36.

[10]徐德忠, et al. "逆向进化:SARS CoV非自然起源之关键." 医学争鸣1(2014):7-12.

[11]孙慧敏, et al. "SARS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中性突变速率初步的比较研究."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12(2011):22-26.

[12]朱静媛, et al. "SARS-CoV、SARSL-CoV与其他冠状病毒的种系发生分析."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v.20.02(2016):7-11+28.

[13]徐德忠, and 李锋.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 2015.

[14]Holmes KV.SARS-associated coronavirus.N Engl J Med 2003; 348:1948-1951

[15]BBC新闻:2005年AAAS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 凯瑟琳·霍姆斯博士之演讲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net/1205.html